上海私家侦探 碰到婚外恋事件只能求助于私家侦探

  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, 如今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大中城市“私家侦探”以“调查事务机构”的名义公开或隐蔽地存在人们生活中,并且发挥着各种各样的作用。现在从事“私探”行业的主要是三种人:一是以前为公安侦查人员或退伍老兵,调查手段娴熟,行业素质较高;二是未来目标是律师的年轻人,他们不少是大学法律专业毕业的,有激情,有想法,因为考取律师执照竞争激烈,而且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,他们把调查公司的工作当做是一种自我历练。

 “碰到婚外恋事件,当事人内心最纠结的有四个问题:一是为什么?二是她是谁?三是我该怎么办?四是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?我们都知道警察不管婚外情的。在苦于没有对方出轨证据的情况下,当事人只能求助于私家侦探。”

  在现实生活中,即使我迫切需要调查、取证时,仍不敢雇佣“私家侦探”,主要理由有三:

  一是拿不准“私家侦探”的合法性。我认为“私家侦探”时下之所以以“调查事务机构”的名义去“工作”,主要原因,就是没有合法的经营“执照”。正因为如此,我不敢雇佣。

  二 是估不准“私家侦探”的技术性。正因为“私家侦探”时下比较神秘,其成员的综合素质如何?装备又怎么样?是否具备现代化侦探、探听手段等,基本上一无所知。如果其技术手段仅停留在跟踪、盯梢、拍摄等上个世纪三、四十年代“包打听”的低水平上,就会严重侵犯公民的隐私权、肖像权。这岂不是花钱找麻烦吗?

  三是摸不透“私家侦探”的可信度。比如这位“探长”会不会两头拿高额酬金?甚至自己成了“反侦探”的对象。这些疑虑阻碍我去和“私家侦探”打交道。

  我国《民事诉讼法》规定的“一般”举证原则是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,但是当事人面对假冒伪劣产品侵犯知识产权、“婚外情”等问题往往束手无策,一筹莫展,原因就是当事人可能没有时间和精力也缺乏必要的手段去调查、收集证据。《律师法》规定:“律师调查取证要经有关单位或个人同意。”事实上律师要取得这些证据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在诉讼中当事人自己很难搜集证据来支持自己的主张。如果雇佣“私家侦探”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。委托“私家侦探”调查的另一个好处是可以避免委托人直接出面可能造成的不便,从而可有效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。“私家侦探”的活动当然要受有关法律的约束,建议国家应尽快出台有关法律进行规范。 

  综上,笔者认为,在调查婚外恋时,合法途径下搜集到被调查者与“第三者”同居的照片、录像、两人外出时亲密的照片,或者具有证明力的字条、悔过书,再加上邻居、居委会的有关证言等,是可以证明被调查者有婚外恋的。此外,对涉及个人隐私的证据,只能在特定的范围内以特定的方式使用,主要是在法庭上提交,若自由滥用、超过合理限度而造成侵害他人隐私权的,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